周水水水水

身高不能决定攻受!!!!

【all佛】杀佛 章六

寥落白门:

章六


 


当着陈皮阿四的面,张启山说:“把地宫封了。”


 


副官那一句“是”还没说出口,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的陈皮阿四就已经急的骂道:“封了?张启山我看你才是疯了!舍利子是什么样的宝贝你不清楚?还是你以为封了地宫日本人就拿不走了?”


 


张启山像是被陈皮提醒了:“那伙日本人什么来头,查清楚了吗?”


 


副官答:“日本军队826师的三个小队,一共两百人,虽然是军队编制,但不问战事,只管搜罗宝贝。”


 


“那就调两百人,解决掉他们。”张启山轻描淡写的说道:“今夜就动手。”


 


陈皮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启山,看着看着又大笑起来,他说好好好佛爷不愧是佛爷,硬气。笑完之后又颇玩味的问他:“这826师后头的可是美国的商人,佛爷你既然敢动手,看来官帽是不打算要了?”


 


张启山走过去,亲手替陈皮解了绳子,就在他耳朵边上说:“不要了,四爷要是喜欢,借你玩上两天也未尝不可。”


 


他的鼻息缓慢的扰过陈皮阿四的颈侧,成了凄冷雨天里头唯一一处的热源。陈皮便靠在柱子上头低低的笑着,一伸手就揽过张启山的腰。


 


他说张启山啊,你真有种。


 


张启山一个小擒拿就卸了陈皮阿四的手腕,又大发善心的替他装了回去:“比不上四爷,和日本人做完交易还敢大大方方在我眼面前晃,生怕我不一枪毙了你。”


 


陈皮阿四揉了揉手腕只是笑:“这条命,佛爷想要就拿去好了,我送给你。”他看着张启山苍白之中显得分外昳丽的那张脸:“只不过我从日本人那里套来的情报可都又卖给佛爷了,你这样翻脸无情,我可有点伤心。”


 


他说的倒是实话。张启山也清楚陈皮也不是真心实意和日本蝇营狗苟的,谁不知道陈皮陈四爷两面三刀惯了,正儿八经被他信的,也就他自己一个。


 


张启山不再理会他,转了身就要走,偏生陈皮不太愿意放他走,不仅一伸手捉住了张启山的手,还耍无赖的就地一坐:“佛爷,你捉都捉了我,干脆再给我找个大夫呗。”


 


陈皮是带了十来个伙计下的地宫,逃出来的就他一个,张副官带人过去的时候陈皮就躺在地宫门前半死不活,被抓的时候半点反抗都没有。可是他身上也没什么皮外伤,问他有什么毛病,他自己又不肯说。


 


现在倒是央着佛爷给他找大夫了。看到佛爷冲他使的眼色,张副官在心里头猛翻白眼,还是乖乖去命人给他请大夫。


 


“还有什么事,说吧。”张启山拖了个椅子,在陈皮面前坐下。


 


陈皮盘着腿坐在地上,仰着脑袋看着张启山,他问说是不是你们这些和佛字沾了边的,都这么凶恶啊?


 


张启山站起来就要走。


 


“哎哎哎,最后一个问题。”陈皮又去拉张启山,笑的一脸讨好:“最后一个问题。”


 


“说。”


 


“我知道齐八爷回来了。”


 


“嗯。”


 


“当年最亲近的人如今变成最恨你的人,佛爷,这是个什么滋味?”


 


张启山缓缓在陈皮面前蹲下,一巴掌打掉了陈皮扯着他不放的那只手,和陈皮对视了片刻,声音平静依旧:“四爷好有闲心。”


 


陈皮咧了咧嘴:“杀人不如诛心嘛。”


 


当夜,张启山梦里生梦。


 


四野无人,尽是焦土,盘曲虬扎的焦尸一具具皆是骇人形状,不见半滴血,已无阳世人。就在焦土下面突然伸出无数只森森白骨爪,扼住他咽喉,刺穿他腹部,囚住他双膝,直直把他拖拽到地狱里去。


 


地府里黑背老六如阎罗,齐铁嘴似判官,九门子弟皆鬼卒,长沙百姓成冤鬼。


 


丫头远远在孟婆桥上站着,见了他索性把一大桶孟婆汤都倒进了冥河里头,说前世种种你得记着,哪里有那个福气去饮这一碗孟婆汤。


 


齐铁嘴翻着生死薄,说张启山你罪孽深重,容我一条一条细细说来。


 


“不尊死者窃取明器,其罪一也,认否?”


 


张启山说:“认。”


 


“不尊生者身造杀孽,其罪二也,认否?”


 


张启山说:“认。”


 


“焚城千里尸骸遍地,其罪三也,认否?”


 


张启山说:“认。”


 


“心无慈悲见死不救,其罪四也,认否?”


 


一时间地狱里头百鬼齐声啾啾,哭喊嚎泣,竟似张启山这一生里头见过的没见过的但凡和他沾上半分关系的冤鬼都出来喊冤泣血了,一个个青面獠牙白骨森森,伸长着手尽要往张启山身上讨回一条命来。


 


张启山便想,他命只有一条,怎么够还。


 


他说:“认。”


 


齐铁嘴接着说道:“忘情忘义、兄弟成仇雠,其罪五也,认否?”


 


张启山看着高高在上的阎罗,照旧是被发跣足身着破烂衣裳,怀里头抱着那柄刀,身旁坐着个如花似玉的人。


 


——白姨是黑背老六身死后自尽的,张启山派人赶到时,已是香魂一缕了。


 


于是张启山说:“认。”


 


齐铁嘴拍案叫好,放声大笑,说你既然都认,本官应判你入畜生道,但念着你我阳间还有几分兄弟情义,你且入阿鼻去也!


 


张启山说,好。


 


他如尾生抱柱,烈火灼灼不能避,刀斧加身不能逃,铁链子穿过他双肩将他高高吊起,低头望下去百鬼皆在下,大张着嘴等着饮他一滴血,噬他一块肉。


 


张启山恍惚间想着,恨他的人,竟是这么多。


 


罪中还生罪,梦里不堪梦。


 


穷奇展了翅膀飞到半空中,张牙舞爪一副凶相,雄赳赳气昂昂在他面前溜达上几圈,最后蹲坐在他面前,偏着脑袋看他。


 


凶兽。


 


张启山笑,说你如今出来做什么。


 


穷奇口吐人言,说看到如今,是我压住了你,还是你镇住了我。


 


于是张启山断了铁链踩了刀刃趟过冥火,扯了穿过他肩膀的铁链出来一勒便勒住了它的口,凶兽晃着脑袋一路沿着刀山火海往上飞,呼啦啦在地狱里头扇着狂风,卷的百鬼都不见了踪影。


 


穷奇说,怎么你家兄弟都有祥瑞护佑,偏你犯上了我。


 


命也——


 


张启山不信命,他说为何是我犯你,不是你犯我。


 


穷奇大笑,说是了是了,你才是凶兽,你才是凶兽!


 


兜头一个铁笼子罩下来,十八层地狱刑法全用上,困不住这展翅能飞的穷奇,更困不住凶兽。


 


判官冷笑,说你逆天改命,再入地狱时,便投胎入恶鬼道!一世恶鬼道,生生世世便都是恶鬼道!


 


张启山说可惜了,你这冥府里还有这么多鬼,等着我还命给他们。


 

评论

热度(579)

  1. 杨杨杨寥落白门 转载了此文字
  2. 周水水水水寥落白门 转载了此文字
  3. pilot01寥落白门 转载了此文字